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三国之魏武元勋

更新时间:2021-02-19 05:41:16

三国之魏武元勋 已完结

三国之魏武元勋

来源:落初 作者:高泽 分类:历史 主角:郭嘉赵云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三国之魏武元勋》由高泽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郭嘉赵云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好不容易博士毕业了,马上就能出任ceo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。谁知道一时不甚,居然穿越了?好在自己有收集癖,手机里书籍无数,看我一个后世人如何回到三国,辅佐曹操定鼎天下。(ps.本人第一次写网文,希望各位读者能喜欢。)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送走了督瓒,高夜便开始准备这要进贡的酒和茶,备齐了数量后,还是亲自送到的督瓒府上。高夜与督瓒二人经过一番没营养的对话之后,高夜便离开了督瓒的府上。

要说督瓒的太守府,倒和其他的太守不同。往常的太守,自然要住到官府修建的太守府中,而这督瓒本就是五原人,他在这城中本就有宅子,自然就把自己的宅子又扩建了一番,改成了太守府。

高夜从他府上出来,正巧离着西市不远。这西市上胡商颇多,有不少是从匈奴的地盘上来到并州的,剩下的便都是一些经常去往匈奴的商人,在这里叫卖一些异域的商品。而通常来这里的也都是一些富商和官员,毕竟这里叫卖的东西,在后世也就相当于奢侈品了,一般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,哪有闲钱来这里买卖东西?

当然这也不是说普通老百姓就不会来这里,因为在整个五原郡城之中,只有这个西市,是允许进行人口交易的。卖儿卖女的也只在这里,才能受到官府的保护。如果换个地方,又碰到些恃强凌弱的主,那可是丢了儿女又赚不到钱财,还没人管啊。

因此高夜在踏入西市的一瞬间,就感受到了无数道目光正在盯着自己。无他,自己今日为了给督瓒送东西,穿着上自然是很体面的。尤其是腰间的玉佩,那是鬼谷子世代相传之物,自然是价值连城。这样的大金主来到,又有哪个商人不想宰一刀,过个肥年呢?又有哪个小贼不想顺手牵点什么,好吃个饱饭呢?

高夜在西市里走了不过二十米,就已经掰折了三个小偷的手腕,不过看到周围许多畏畏缩缩的眼光,高夜就知道,恐怕还得再掰折三个。

不过西市的货品倒是玲琅满目,大都是从西域来的金石玛瑙,还有羊毛地毯,甚至还有匈奴的弯刀。这也是能买的?匈奴人本来就缺少铁器,能有把弯刀那简直当命一样看待,这商人,是从来弄来这刀的?

高夜一路走,一路看,有些喜欢的,还问问价钱。高夜现在倒是真不缺钱,毕竟又卖酒又卖茶的,再加上自己的那些个前辈们几百年的积蓄,说自己现在富可敌国有点过分,但敌一个五原郡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高夜在买了几个玛瑙饰品之后,便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,高夜知道,这准是又热闹可以看了。也不知道中国人聚在一起看热闹的品性是什么时候养成的,不过,高夜知道,只要看到有人群,那就一定又热闹,人越多那热闹是越大。这不,整个西市连商人都算上,也不过两三百人,这前面就聚集着大几十个,这热闹,定然不小。

虽然高夜腹诽了中国人看热闹的不良习惯,但自己还是义无反顾的凑了上去,也想看看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

高夜自己的个子其实也算是高的了,一米八五在后世,也不算低,可是在这看热闹的人群中,却当真不算是个高个子,高夜站在人群外,目光所及全是人头,却不怎么能看得清里面。不过却是能听得到里面的人在争吵。

高夜只听了几句,便大概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原来争吵的是两伙卖马人,这两伙人却都是汉人,从西域匈奴等地贩运回来的马匹,来这五原城里叫卖。本来这两家的摊子就邻着,这一天里,西市上来的人多,生意也不错,结果一来二去的两家的马和马驹混在了一起,这眼看着要收市了,大马都分的清楚,可马驹子却分不清,别看这两伙都是汉人,可涉及到利益,那可是谁都不让步。要不儒家一直鄙薄商人重利轻义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更何况这马驹是最有可塑性的,价钱自然也高,这十几匹小马驹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,有谁能轻言放弃呢?

更何况这走西域草原的商队,没有点战斗力,还没走出西域呢,说不定就被马贼干掉了。能走得通西域商道的,护卫家丁,那是真真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,两边争执起来,又有谁会怕谁?

高夜在人群之后看的时候,还是争吵阶段,谁想到,没一会儿就成了全武行了。两边人一动手,人群立刻散开了许多,毕竟谁也不想被误伤。高夜倒是乐呵呵,这下可就没人挡在我前面了,这热闹看的。虽然人群散了不少,但剩下的人之中,还真有人给两边加油叫好的,这才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,自己只是看看,算得了什么。

打了好一会儿,才听得一声大喊:“闹市斗殴,成何体统,统统给我拿了!”紧接着就见冲进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兵丁冲了过来。这些人倒也识趣,一看这巡城的士兵都来了,何必再打,再打,再打说不定就要和这些个兵卒打,那可是造反啊。随着一个看起来像军官的人走进来,双方全都住手,两个商人赶忙迎了上来。

这军官看着这两个商人,那气是不打一处来。自己平日里巡逻西市附近,哪个敢造次,今天这两人真是没把大爷我放眼里,这都敢打架,不知道太守府就在旁边么,这让太守知道了,责骂我一顿事小,罚我的银子事大啊!

“你们两个,闹市斗殴,所谓何事!说不出个缘由来,别怪大爷我不客气,让你进衙门吃打!”

这两个商人赶忙说出原因,这军官一听,当下也是为难,这十几匹小马驹,长的也差不多,这咋分呢?愣了三秒,随即反应到,老子分个鸟啊,统统没收充公不就是了。

这军官便佯怒道:“还分什么分,统统没收!叫你们在闹市斗殴,权作惩罚!”高夜一听顿时笑了出来,这军官有脑子啊,自己分不清,若是强行分马,必然是要闹个大笑话的,倒不如像这样,直接拿走充公,还拿律法做挡箭牌,对百姓有个交代,上官那好处也少不了。

这两伙商人一听都急了,这叫什么事啊?这么大一笔银子,你说拿走就拿走?这可是我们拼了命才从西域弄回来的!不行,绝对不行。

高夜一直看着这两个商人,只见他二人的脸色,从听到“没收”二字时的惊讶,转变为坚决的时候,高夜便猜到这两人恐怕是不愿乖乖就范的。这里是五原,是边境,就算杀官造反了,还能逃到匈奴去,也不是非死不可。

不但高夜看出来了,那个军官也看出来了,随即手扶剑柄,大声喝道:“怎么,还想要杀官造反么!”

那军官说完,所有的士兵又把武器举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!吵吵嚷嚷的,我在府上都听到了!”一声大喝,如同雷震,无论是商人还是那军官,亦或是高夜,都是一愣。

只见督瓒在人群中走了出来。那军官一见督瓒,赶忙参见,那两个商人也是一副大礼拜见了太守。督瓒走过来的时候,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,刚刚在人群中看那军官的行为,倒也觉得正合适,谁想到转眼间就成了剑拔弩张的局面。赶忙走出来,以免双方火拼。不过督瓒刚刚走到前面,便看到了正在看热闹的高夜,高夜笑着对他行礼,他亦还了一礼,道:“不想明曦亦在此处。”

“哈哈,从大人府上出来,便想着来西市逛逛,正巧碰上个热闹看。”高夜笑道。

“倒是让明曦见笑了。”督瓒说罢,转头看向那三人,道: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,当街火拼吗!”

“大人,这两人在街上纵奴斗殴,末将前来制止,并没收马驹一十三匹,这二人不服,似是有意攻击官兵,故而……”

督瓒早就来了,自然是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可这个时候自己能怎么办,如果自己说没收马匹,看起来这场战斗是无法避免,现在自己这方不过一二十个兵卒,对方加起来足有五十几个人,真打起来可不一定占便宜。可让自己断案,自己也断不了啊,这要是不能让他们俩心服口服,不但自己官威受损,恐怕还是得打起来。唉,没有让人去叫军队就站出来,当真是失策。

高夜自然也看得出督瓒的左右为难,于是便出言道:“大人不必为难,夜有一法,可区分二人的马驹,定能叫二人心服口服。”

众人一听,都是一愣,直直的看着高夜。督瓒则直接问道:“明曦有何办法,说来听听。”

“倒也简单,大人只需将这些小马驹与母马分别关起来,让这些个小马驹饿上一天,再放出来,这些小马驹自然会去各找各妈,撒欢喝奶去了。”高夜笑着说出了办法。这本就是禄东赞的故智,禄东赞本就是吐蕃人,为了松赞干布殚精竭虑,才造就了吐蕃这样强悍的国家。只不过禄东赞是唐朝时期的人,现在不过是天地间的一缕幽魂。而禄东赞最出名的,恐怕就是“智分马驹”、“智辨根梢”和“巧穿玉石”这三件事了吧,说不得,日后再描述他的智慧时,就只剩下后两个了。

高夜把这法子说完,督瓒是连连点头,道:“果然是个好方法,只消等上一天,这马驹是谁家的,自然一清二楚。你们两个意下如何?”督瓒问道。

“我等自无异议。”两个商人异口同声道。

“嗯,既然如此,便如此办吧。只是,你二人纵容仆人,当街斗殴,不可不罚!每人罚钱二十贯,以儆效尤!”

二十贯,对于一般的百姓来说,当真是一笔巨款。这二十贯,足够一家人吃喝用度两三年的。可对于这两个商人来说,还真的不重。至少和这些个小马驹比起来,那当真算是九牛一毛了,因此二人都甘心受罚。

那军官拿了罚款,便转回了县衙,至于这些马,这两个商人知道了分辨的方法,自然是能够自己搞定的。

高夜见事情已完,便想要离开了,谁知却被其中一个商人叫住。督瓒本也要离开,见高夜被叫住,也就驻足不前,想看看这商人想要做什么。

那商人对高夜行了一礼,道:“在下中山苏双,今日多谢公子援手之恩。”高夜摆摆手道:“倒也无妨,不过是出出主意罢了。苏兄叫我留步,可还有什么事情么?”高夜知道,这商人从来是无利不起早的,自己已然帮他们解决了问题,他们二人已经逊谢过了,如果不是另有他事,是绝不会再叫住自己的。

“呃…正是。方才见公子智分马驹,这方法虽然简单,可就连我等常年贩马之人都未曾想到,可见公子之智,当真是非同一般。如今我还有一难事,想要向公子请教。”

这一下连督瓒都来了性质:“哦,有何难事,倒不如说来听听。”

高夜也笑道: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“在下祖上几代,都是贩马的,家中自然良马甚多,可真正的宝马却不多,共有十七匹。家父去岁仙逝,临终前将这十七匹马分与我弟兄三人,可这分发却实在令我等奇怪。因此别的东西我兄弟三人都已分了,可这些宝马却迟迟未能分割清楚。”

“哦?令尊是如何分的?”高夜问道。

“在下是家中长子,继承了偌大家业,因此父亲不愿与我多分宝马,想要贴补我那两个兄弟,因此分我九一之数,我二弟也有些本领,父亲分他三一之数,我三弟年幼,故而分的多些,父亲给了他一半。对此我们兄弟三人倒是没什么意见,只是这十七匹宝马,如何分得一半?难不成要把一匹马对半分开不成?那宝马价值不菲,可马肉,能值几个钱。故而我等一直悬而未决,却又想不出解决的办法。”

督瓒听完,也是仔细思索,却是毫无头绪,转眼一看高夜,却发现高夜面有笑意,显然是已经胸有成竹。便道:“明曦可是已经想到了方法?”

“虽然有些奇怪,倒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“哈哈,明曦之智,果然非同一般,他日定然出将入相,留名青史啊。老夫我就不行了。思索许久,毫无头绪。”督瓒说罢,又转头对苏双说道:“你这问题果然是难,不过明曦想出了办法,也不能便宜于你,你若不出个合适的价,我可不许明曦告诉你。”

高夜听完也是失笑,没想到这堂堂太守,居然还做起生意来了。

不过那苏双倒是爽快:“正该如此,在下这回行商西域,当真收了一匹宝马,若公子能为我解答,这马便赠与公子,以表谢意。”说罢便吩咐下人去把马牵了出来。这马一牵出来,高夜的眼前便是一亮。

只见这马身体呈管状,胸部窄,背部长,肋骨架浅,趾骨区长而不显,后区略窄但强健有力,臀部略长,肌肉发达,耆甲高,长且肌肉发达,肩部长,弧度优美,肩内清洁;黑色的毛皮亮泽,当真是一匹好马。

对于相马,高夜是不太懂的,但督瓒却是个大行家。绕着这马转了一圈,回头对高夜道:“明曦,这可当真是一匹好马,若我所见不差,这便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!看齿口,不过两岁,而且野性犹存,着实是不可多得的好马。明曦你可是捡了大便宜喽。得了此马,全靠老夫张口,你少不得,得请老夫吃饭,再不济也得多给老夫些烧刀子,冬日来了好御寒啊,哈哈哈哈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