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奋斗在汉末乱世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5:00:26

奋斗在汉末乱世 连载中

奋斗在汉末乱世

来源:落初 作者:正七品 分类:历史 主角:张昀王屠 人气:

《奋斗在汉末乱世》是正七品写的一本历史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奋斗在汉末乱世》精彩章节节选:凡日月所照,江河所至,皆为汉土!窝里横,不算本事。玩点新鲜的!征服罗马,摁死东瀛,占据美洲,分封全球,才是铁血男儿应该追求的目标。他来前是现代优秀青年企业家,拥有着和当世不一样的胸怀。他的行为在当世没有几人能理解,但最终全都老实臣服。伟大的时代,造就伟大的英雄。境界有多高,成就就有多伟大。张昀拔刀向天,四海跪拜称臣。大汉刀锋所向,蛮夷八方来朝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张昀被陈登家下人延请入陈登母亲客厅后,在一张矮几旁跪坐下,王氏站张昀身后。

不一会几个花枝招展婢女出来,在主人矮几后两侧站好,再接着一个穿着高档丝绸服装,通身珠光宝器丰腴美妇出现。

张昀赶紧起身向美妇行礼,大声说:“我是下邳威武乡张昀,前来拜访陈登陈大哥,据说陈大哥不在家,特向夫人问好。”

美妇还礼后,在矮几后坐下,张昀也坐下。

张昀打量美妇,头饰好夸张,满头黄金枝叶间点缀着珠玉,脖上套着的项链非常精美,张昀保守估计,美妇一身行头假如拿到现代去卖,价格会超过一千万元。

美妇是陈登母亲,陈登母亲雍容华贵之中透露着睿知与和善,虚荣浮夸背后拥有极强自尊。

张昀的心一动,拿下她,就拿下陈登,也就拿下徐州庞大市场。怎么拿下她?呵呵!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今天就大手笔赌一把。

陈登母亲也在打量张昀,她发现张昀英气勃发,身量魁伟,眼眸清彻,肌肤白晰,面容俊秀,非常喜爱。

陈登母亲看着张昀一脸笑容说:“我儿陈登有事前往郯城,你既然是下邳人,能不能改天再来?”

张昀点头说:“改日一定再次登门拜访。今次前来,我想赠送夫人玉露和金露。”

陈登母亲笑说:“哦!玉露和金露是什么?”

张昀转头向王氏示意,王氏赶紧从布袋中取出玉露和金露各一块,小步跑上前轻轻放美妇面前矮几上,王氏小心打开包裹肥皂丝绸和麻布,退回。

陈登母亲看着两块肥皂,香气扑鼻,模样精美,似玉非玉,不知道是什么宝物。

陈登母亲看张昀眉开眼笑说:“这到底是什么宝物?似玉非玉,精美异常,有暗香溢出,一定是非常之物。”

张昀笑着说:“我一直在彭城上学,过年回家闲得无聊,就前往东海云台山游学,在水帘洞中打扰了一位白发老者修仙,老者非但没有怪罪我,还请我在洞中同修了三个月,使我掌握了稍窥天地玄机方法。玉露和金露是仙人沐浴之物,制作难度极大,需要在每个月的月亮最圆的三天内,采集百花上的露水调制,基础物料是百头猪膏和百花百草,还得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,十去其九,只用其一。水帘洞白发老者说,内修其心,外敷宝物,能使青春永驻,我对夫人敬仰之至,过去虽不曾谋面,但乡里颇多传说,一旦做成,就第一个想到夫人,希望夫人使用后,能够美容与百花争芳,富贵与松鹤高齐。我的下人王氏使用玉露并不太久,您可以亲眼看看,她过去面黄肌瘦,象枯枝败叶,现在象新荷出水,肌肤娇嫩欲滴。”

张昀一副正经模样忽悠,字字句句击中陈登母亲最柔软部位,那时候的人们对仙人特别崇拜,以为张昀真的遇到了神仙,而且得到了点化。陈登母亲听得一愣一愣的,只要是女人谁不想永远年轻漂亮?只要是人,谁不想延年益寿?看面前的两块肥皂的神色不由自主带有了敬意。

陈登母亲看王氏,果然肌肤好看之极,白嫩得仿佛是新煮鸡蛋,心中想要张昀的宝物,眉开眼笑说:“这宝物如此珍贵,我怎么能接受呢?”

张昀拍身边麻布袋,笑说:“夫人不必见外,只管享用。我这里还有呢,正准备卖给麋竺家。”

张昀故意提麋竺,自然是想激起陈登母亲的虚荣心。麋竺家恶奴二十多天前刚抢夺了张昀家的猪,张昀把肥皂卖给谁,都不可能卖给麋竺。

陈登母亲的虚荣心果然被激起,笑说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家的钱没有麋竺家多?你这宝贝多少钱一枚?我全都买了。”

陈登母亲说的是实话,家里人非常多,全部买下都不够。

张昀摆手说:“我和陈登是兄弟,怎么能谈钱?夫人假如喜欢,我不卖麋竺,把带来的的玉露和金露全都留下就是了。”

陈登母亲听得舒服啊!赶紧说:“说说看,你想卖麋竺家多少钱一枚?”

张昀笑说:“麋竺家财大气粗,这么好的宝物怕被他们糟蹋了,玉露至少得卖两千钱,金露卖一千钱。”

陈登母亲笑说:“这么便宜?能不能容我让小女试用一下?假如真的好,我全都买下。”

陈登母亲想让她女儿陈英试用的同时,自己用玉露洗一下手,看看效果,假如真的如张昀所说,她以为花再多的钱买都值得。

张昀点头说:“试用时可以先洗脸或手,洗脸时先用水把脸或手打湿,再用玉露涂抹,涂抹了玉露后,用手掌轻轻揉搓,肌肤中污物会悉数搓掉,宝物中的天地之精气会渗透进入肌肤,时间长短不讲究。关键是揉搓过后,必须用清水把脸上或手上的玉露沫都清洗干净,因为其中沾染了肌肤中清洗出的污秽。”

陈登母亲起身告辞,婢女们捧着两块肥皂跟随离去。

王氏窃笑,小声说:“少主人,您好厉害,陈夫人很有可能会全都买下。”

张昀笑说:“这位夫人是我们打开市场钥匙,她一旦喜欢上,我们家这宝物再多都不愁卖。我突然想把这些玉露和金露全都送给她。”

王氏大惊,想说话,张昀用手指按唇,示意噤声。张昀想送就送,不用听王氏的意见。在现代,张昀出手一向大方,到东汉末来,他当然也仍然会出手大方的。陈登钱太有钱了,一旦拿下陈登母亲,将来的生意有的做,钱有的赚呢!

在别人家里,万一有人偷看偷听,后果很严重。

张昀保持跪坐姿势,一动不动,仿佛一尊佛。

连坐都坐不住的话,怎么能做大生意?必须给客户留下最好印象。

半小时候,有悦耳女人的笑声从屏风后传来,张昀坐正身体。

婢女们出现,接着陈登母亲出现,再接着一个小姑娘出现。

小姑娘的芳龄大约十五,穿着精美丝绸服装,发髻梳的是两个圆突,一看就是待字闺中美少女。张昀断定这位美少女就是陈登母亲嘴中所说小女,即陈登的妹妹。那个时代富贵家女孩会深藏闺中,一般不见客,陈登母亲让她出来,看来已经不把张昀当外人了。张昀心想成了,陈登母亲拿下了。

陈登母亲在矮几后坐下,小姑娘跑张昀面前,睁大眼睛上下打量张昀,张昀一动不动,用眼睛余光就能看出小姑娘古灵精怪的,猜测这小姑娘有可能会制造麻烦。

陈登妹妹打量了一会张昀后,突然大声说:“哥哥的朋友我全都认识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?”

张昀笑说:“你哥哥朋友遍天下,我和你哥哥只是一面之缘。”

小姑娘虚张声势说:“你妖言惑众,欺骗我妈妈,我要报官把你抓起来。我问你,你并不比我大多少,怎么会制作宝物?”

张昀笑着大声说:“我跟夫人已经说过,我到海上云台山去玩,在水帘洞中有奇遇。反正宝物是我送你家的,你假如不喜欢,只管扔了。我张昀到你家来并不是做生意,只是看在你哥哥的面上,想献宝物给你母亲。马上我会到麋竺家去,他家有钱,我想赚钱也不会想赚兄弟家的,要赚也得赚麋竺家的。”

陈登母亲听张昀如此说后,虚荣心再次被激发,大声说:“英儿,休得无礼,你哥哥的朋友也就是你哥哥,你得向他行礼。”

小姑娘噘着嘴向张昀行礼,张昀站起来还礼。

小姑娘退至夫人身边站好。

陈登母亲笑说:“刚才我让英儿洗了脸和手,我也洗了手,果然是宝物,不仅香气久久萦绕,而且清爽舒服之极。不要卖给麋竺家了,全都卖给我家吧!有多少?我全都买下。”

张昀向夫人行礼,大声说:“回夫人,玉露十九枚,金露四十九枚,卖麋竺家玉露二千钱一枚,金露一千钱一枚。夫人假如喜欢,我全都留下,我张昀可不是钻在钱眼里的人,一钱不收,还望夫人笑纳。”

张昀一手提一个布袋来到夫人所坐矮几前,假装小心翼翼放下,拱手施礼,退后几步站住,再供手施礼,笑说:“我是威武乡张昀,假如兄台回来请烦告一声,小弟改日再来拜访。打扰了夫人,多有失礼,还请见谅。时间不早了,家中还有事,告辞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