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武侠 > 五龙镇传奇

更新时间:2021-02-14 05:14:28

五龙镇传奇 连载中

五龙镇传奇

来源:落初 作者:灵蛇卧龙 分类:武侠 主角:蒋韦川张将军 人气:

灵蛇卧龙新书《五龙镇传奇》由灵蛇卧龙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,主角蒋韦川张将军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本书主要内容反映了当时的统治阶级压迫、和民族压迫的社会缩影。以‘太极拳’的分支——‘水火拳’贯穿了整个故事情节。在武学中深化了阴阳五行,以‘水火’的相生相克、点化了习武者的思想境界。人们怎样与自然界相处保持平衡,达到与自然、和人与人之间的和谐。创派‘水火拳’的宗旨就是以天地之间、万物阴阳平衡来写照的,修炼至登峰造极,具有‘神功’之称;叙述了当时人生的光明、希望、欢乐与黑暗、邪恶、痛苦之间的鲜明对比。突出了恩怨、情仇、善恶,清正廉明与贪婪腐败等人物属性。从思维与举动、唯心与唯物、阴与阳都具有逻辑性,适应于各年龄阶段参阅。由于水平低下、时间仓促,书中存在很多不足,望谅解和指正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话说张将军,不得不从头说起。咸丰皇帝死后,曾国藩是满清皇室,赋予大权的第一个汉族人,他越来越成为慈禧太后跟前的红人。同时,慈禧太后认定曾国藩、是一位撑得起朝中大事的人才,她必须把握这样有才干、有智慧、而有主见的辅助大臣扶国兴邦。

曾国藩是湖南湘县人,至慈禧太后认定他后,他也为了壮大自己的实力,私下征集很多心腹死党。在江湖中招选一些武林高手、绿林壮士。名誉上是保朝捍国,暗地却是给自己加大势力。这样手头握有实力后,太后才更借助于他。同时,他也就长期拥有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显赫权威。

曾国藩善攻于心计,抓住对方的是家庭背景,掌握别人的弱点,这样去动摇他们的思想,使其自愿投入朝廷军营。

于是,曾国藩就在邻省河南武术之乡、沧州县一带,和嵩山少林寺等、地带。张贴公告,招兵精选,并打有护京特种官兵的旗号,享受高等俸禄待遇。

曾国藩很清楚,商讨朝中政策,太后要他发表意见,虽然是恩宠于自己。倘若调动兵马大军,最终决策仍需太后说了算。所以,主动权和实力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。

这也是曾国藩广招精英壮士,变为自己的私自部下,作为霸权筹码的主要思想。

招兵告示张贴后,张帮的父母知道这件事了,认为自己的儿子,很适合参加这次招兵条件,就去少林寺叫回自己的儿子。张帮在少林寺苦练了十年武功,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中每一技练成后在江湖上都是一绝。

少林寺收弟子是要条件的,首先确定真实身份,再就是思想道德,两者缺一不可。随之是选择不超过五项绝技,因为学得多不如学得少,学得少、不如学的好。人一生的经历是有限度的,要将少林寺所有绝学练完练好,是谁都做不到的。

张帮入寺后,选择其中抗击打的‘金钟罩’、‘铁布衫’,这两种功夫大同小异,只是身体抗击部位略有区别,还有在意念内功时,体内部位的运气法也有些不一样。这两种功夫,练到人体极限后,可称‘护体神功’。

再就是以攻击为主的‘大力金刚’掌,大力金刚掌虽说是至刚至阳的功夫。其实必须要内外兼修,才能至登峰造极的境界。此功法动作开阔大方、力道刚猛。出击时气势逼人,有两军交战勇者必胜的霸气。力贯全身、意到掌根,发声吐气、以气助力,声势可压倒一切。练成后,开碑裂石不是难事,掌碎牛头马脑不在话下。

张帮个子比一般人高大,体力雄厚,器械之中就选择了大刀。刀法虽然也是在‘少林寺七十二绝技’之内,但刀大量沉,并不适应每一个人所练兵器。刀法又是从拳脚技击动作中化裁而出。又融合了内功的‘升降沉浮’为根本。所以张帮的刀法也是独树一帜。少林七十二绝技的最后一技,则是人人都不在乎的‘泅水功’。

张帮的选择很有特点,有防身护身的、攻击性的、在水里能逃生的。这些绝学很全面,攻有‘大力金刚掌’和‘大刀’,防有‘金钟罩’与‘铁布衫’,到水中亦能生存的‘泅水功’。

张帮家里很穷,父亲张义木、母亲李文英都很老实,但并不愚蠢。他没有念过多少书,不是他不想念书,是因为家里缺钱少粮、又缺劳动力,十岁不到就与父母下地干活。尽管天天辛勤劳动,在一年之中还有断口绝粮的时候。为什么?这里面的原因很多,不用详细作解。

张帮渐渐长大后,张义木与李文英夫妻俩,都把希望寄托在张帮身上。

于是,张义木与妻子商量,将儿子送往少林寺练功习武。当时的社会背景,一个有武学绝技的人才,也是很有出息的,要考个文官是很不容易,不只是具备本身的聪明才智,没有钱上学最为关键。只能从武,而少林寺提倡以慈悲为怀,不会收多少费用。

次日,方丈圆真大师刚从寺门出来,迎面就来了两乡民,就是张义木夫妇二人,另还带着一个小男孩。张义木夫妇见方丈走到山门前,两人立即双双跪在方丈跟前,二话没说就连连磕头。

圆真方丈不知何故,急忙扶起夫妻俩,问起为何下跪。夫妇俩以哀求的状态说:“望方丈大师行行好,看我这儿子体格还好,幼小都爱舞刀弄棒。若方丈收他为徒弟,想必能练好一身武功?”说着将小男孩推向方丈面前,要孩子也给方丈大师跪下。并说明为什么求大师收留儿子练功习武。这个小男孩就叫张帮。

圆真大师却连连摇头道:“施主,不是每一个孩子学武都有出头之日,关键在于勤练勤钻,就是学好武功后,不用于正道上,反而害人害己。”

张义木夫妇苦苦哀求道:“方丈大师,我家祖祖辈辈都是穷人,安分守己是我们的本分。我们人穷无本事,生活十分困难,就是有正义感,却自身难保,也没有能力帮助别人啊。”

圆真大师见夫妇俩,还谈到正义感,这是一般百姓都意识不到的,话中确实有些道理。又将张帮打量了一阵,觉得这孩子骨骼粗壮,举手投足与众不凡,是个练功习武的好苗子。加之张义木夫妇一再请求,把希望都托在这孩子身上,也是他夫妻俩一个最大愿望。这样圆真大师就答应下来,同意张帮为俗家弟子。

正所谓三年功夫小成、十年功夫大成。时间过得飞快,一去就差不多十年过去。张帮的确练就了一身惊人的武功。十年前,张义木夫妇带着儿子,苦苦央求圆真方丈收张帮为徒。十年后的今天,张帮的父母又来到了少林寺,求主持方丈,允许张帮出寺。

说是夫妇俩体弱多病,张义木本人腰腿活动受阻,很多农活都干不了,要儿子张帮回家帮助父母干活。

当然,出少林寺要比进少林寺容易许多。像这样的情况,圆真方丈只能满足张帮父母的要求,同意张帮回家帮助双亲。

张帮临出少林寺时,方丈对张帮道:“你要永远记住自己是少林寺弟子,在寺整整苦修十年,每天都在学武德及武术的含义,练功习武是一种修炼,是一种精神。有你这一身所学,能把握机遇,用得恰当,一定大有作为。但切忌,做人当以善为本。”

张帮回答道:“多谢方丈的栽培与教诲,这些年既学武又学文。天天就是学的习武‘先学德’以‘善’为本。这些话,已牢记于心了。”

现在的张帮身材高大魁梧。除了他的鼻尖有些勾而外。另外他从小干活作事,主要善于用左手,如吃饭拿筷子、和干其它较粗重的活,都以左手为主。所以在少林寺练大刀时,也是习惯用左手。

张帮在未进少林寺之前,他的声音并不沙哑,后来因为在练功过程中,发声吐气、以声助力。这样的喊叫,时间一长,就影响了声带,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。张帮这种嘶哑的声音,已成为慢性声带痹症,是永远不会改变的。这些都是张帮身上的重要特征。刘五也是牢记他这些,将来才能准确判断出真正的仇人。

张帮当年自己选择的几门少林绝技,基本上都已练至、登峰造极的境界。泅水功也有很深的造诣,大力金刚掌也练至七成功力。

由于张帮是幼儿学武,当时又处于家境贫困,他没有理由荒废时光,勤学苦练是他的根本,加上本身就有着不俗的天赋。在百数个少林弟子中,也难选出一个这样优越条件的人才。在当今的武林中,虽然说不上是顶尖中的顶尖,但完全能排得上顶尖高手。

还有,张帮在少林寺十年之久,结识的师兄弟甚多,有的还结为拜把兄弟。在他出寺下山时,众师兄弟送别甚远。师兄弟们在一起,十年的深厚交情、十年的艰苦磨练。夏练三伏,冬练三九,互相鼓励,有困难一起度过,互相帮助。生病了互相关心,体贴照顾。像这样的交情,已深入血脉,是怎么也不易割舍的。

张帮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父母亲自来少林寺接他回家,并说是照顾父母,帮帮父母的农活,他一点也没有怨言。知道孝顺父母是理所当然之事。离开寺院时,师兄弟们的分离相送,个个挥泪而别。

出了少林寺、走出少室山回到家里,才知道父母叫他回家帮助家里干农活,纯属是个谎言。张帮埋怨父母,不该用这种方式骗自己和方丈大师。佛经里面有一句话:骗别人就等于是骗自己。这句话虽然非常简单,却很少人做到。他认为圆真方丈是位得道高僧,采取这种方式蒙骗他,辜负了他的一片善心。但这边又是自己的父母,只能将这件事藏在心头。

张帮的父母知道儿子埋怨他们,张义木无奈的解释道:“帮儿啊,不用这种方式、主持方丈愿意放你下山吗?不用这种方式、你肯回家吗?你又不是剃度弟子,不可能一直待在少林寺到老吧?当初为什么只允你为俗家弟子?俗家弟子迟早要还俗,学了本事应该要为自己谋条生路吧?”

张帮认为父亲说的话不无道理。今非昔比,自己快二十岁了,必须为将来作个好的打算。但学了一身武功,又能用在哪个方面呢?

正在张帮处于困惑之中,母亲李文英接着道:“帮儿啊,如今你学好一身少林绝招,要用在哪个方面,我与你爹考虑已久。给别人做保镖、开武馆,以及去给富家子弟做私人武师,或者管家护院,这些都不理想。近日传来好消息,”李文英说到这儿就不说了,她怕儿子不愿去当兵,军营生活也不是那么好过,再说要在军营混个一官半职也是非常不容易。

这时,张帮听了母亲的说话,到了关键时候,又不将话说完,心里有些着急。父亲张义木又才说道:“这年头去参军报国,据说是护京特种兵,专门保卫北京城的,需招精锐壮士”

父亲此言一出,张帮眼前一亮,他回答道:“爹、娘,参军好啊!我的功夫就是要上战场,才能施展得出来。”大出预料,父母原本认为儿子绝不同意去参军,张帮很兴奋的说道:“如果我在军营里能出人头地,一定要爹娘过上好日子。还有报答圆真方丈、十年来对我的诚心教导”

两天后,张帮到了当地基层政府相关处报名,这批兵的录用要求有些高。对于曾国藩来说,他是以朝廷名义招兵,只需要精干壮士,以精而少,不是以广而多。本次招兵参与报名的,在张帮附近的几个乡镇,有一百多名,随后又经主要负责人进行挑选。

张帮听说这次招兵很特别,知道自己的素质一定合符条件,更是兴奋不已。选兵负责人见到张帮身材高大,气宇不凡,一看便知,定有一身武功。于是就在张帮的名单上画一个圈。再次一点的就在名单上打勾。

这次一百多人中,只留下了十八人,张帮自然就被选上了。

张帮来到京城的军营后,作为一个新兵、无名小卒,就被上司呼来唤去,他觉得很乏味。开始来说,没有看出参军的好处在哪里,也没有给以什么特别的方式,只是与其他普通兵种一样训练。

对于张帮来说,早已听到朝中汉臣曾国藩,应该算是半个老乡,而这次选兵又是他的主谋,怎么将我们冷落到这里呢?

所以在张帮进入军营时,就不愿当一个被人管的小兵,因为他自恃武功超群。这些天,虽没有在京城军营呆多久,他看到校场上,教官在训练兵,还有操练武术时,包括里面当、正副使统领的功夫,都很稀疏平凡,没有一点霸气。

尽管如此,无论张帮的武功多好,还只是个无名小兵,最多只是个武夫。就是曾国藩能赏识他,身为国之重臣,也不可能与他来往密切。再说国家要事繁忙,更不可能首先解决一个张帮的问题。

曾国藩到湖南、河南招取精兵之事,也是太后批准的,招回多少新兵还得必须要太后的知晓批阅。太后对曾国藩是这样吩咐的,只要你是为大清着想,以后招兵的事,就可以自作主张。

太后这句话非常有用,很多事放开让自己的大臣去办,反而还没有逆反之心。

曾国藩更加感激老佛爷对自己的信任,既有大权在握,又能自己做主,这就是实权,一切都满足了。一些大臣都有这个共同的意识,这样就少了很多背叛之心。

不过太后还有个与众不同的考虑。就是我慈禧听政、训政几十年以后,我满族官员还能掌控起大清皇权吗?所以她没有为自己的后代、辈辈****打算过。她还很清楚一点的就是,任何哪个朝代都有气数的,一旦变法变政,什么都改变了。

太后撒手把有些权政交给身边的要臣,这些重臣大员,必然会死心塌地的为主子效劳,众臣们一旦有了高官品位,又能施政权威,有了荣华富贵,还需要什么呢?

慈禧太后之所以能听政、训政四十多年,这个决策手段也是她人生哲学的重要部分。

太后当时还有一个很有智慧的高见,认为无论曾国藩的势力有多大,在他有生之年,也决策不了整个天下诸事。意思是说,曾国藩成为自己的重臣之外,没有登上皇位的可能。

其实曾国藩也很有自知之明,也很清楚这一点,只能尽力将自己的事做好;慈禧只要曾国藩这样的人、捍卫朝廷、辅助自己,也是当今她最高统治者的一个保护神。

不过对曾国藩而言,在满清国朝政中,有着如此高位,他自己也觉很缺氧,因为他很懂得历史的变迁。

再说张帮,从进入军营到现在,已是一月之久,整日都是军事训练。除了日常训练之外,就是被灌输‘捍卫大清基业,维护国家利益。’和‘平定内乱、攘外安内’等思想。攘外必先安内,也是始终不渝的国策。朝廷更是宣称,因起义军的反叛才导致国家‘损利折粮,内忧外患、民不聊生,百姓遭殃、流离失所’。

张帮在军营,天天军事学习训练,被这些正义之词打动了。认为要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,国家政府机构必须首要做到这些,才能国强家富,天下百姓才能安居乐业。他受到了政治军事方面的教导,自觉受益匪浅。

唯一的是刚入营的新兵,在军营还受到排斥。特别是汉人,没有满清官兵神气。在满清政府时,满族自称是主,其他民族只称奴才。江山社稷,都是满清皇室的。

可张帮的愿望并非目前的状况,离自己的梦想还非常遥远。一身少林绝技,还无处重用,仍在受着民族歧视的憋屈。他随时记住少林方丈的话:成功靠忍耐。张帮自己也清楚这一点,小不忍则乱大谋,学会忍辱负重,有朝一日,必然鹏程万里。

朝廷每招一次兵,就要编织成新兵队,进行初始化军训学习。张帮参军一年之久,经历了这么长的军事文化训练,也适应了军旅生活。既然决心出人头地,军事文化也是重要之重,是必须要学习的课程。

在第二年春末,天气晴朗、风和日丽,但阵阵凉风吹到时,还是觉得刺冷。

正是在这个季节,太后、皇上发布旨意,要在军营中选拔出精锐兵士,无论新兵老兵,自认为合符条件的,都可以报名参加选拔比赛,京都军营中,设立考核擂台赛。但只录用四十余人,机会难得。经录用后,就已不是普通官兵了。军中很多人都想把握这样机会。

时机来到,张帮可以大显身手,在这次赛事中,京城御林军还有京内其他兵种,有条件、有资格的,报名参加比赛足有千人以上。

赛事持续整整半个月。以抽签对号,依次进行武功比试,胜者继续往下比,直至剩下需要的人数为止。这样的比赛很公平,而每一轮都有淘汰者,自愿继续参赛的,只给一次补赛机会。这次选拔赛本是太后与曾国藩共同策划,由曾国藩亲自监督比试,马虎不得。

别看御林军都是护卫京城、皇宫的,个个都有矫健的身手,要说在里面挑选武功盖世的,却也是凤毛麟角。像张帮这种、年方二十,身强力壮,且拥有雄心壮志,又在武林圣地少林寺,不折不扣练上十年童子功的,实是万中挑一。

在赛台上,张帮以抗打神功‘金钟罩、铁布衫’,过关斩将,一路下来就赢得了很多赛试者。因为‘抗打神功’的反弹力,会震伤对方攻击到的拳脚,而配合‘大力金刚掌’,更是惊世骇俗。与对方交手时哪敢用尽全力,能开碑裂石的大力金刚掌,对武功空虚的人来说,不但使其筋断骨折、甚至造成五脏俱损。

半个月的比赛下来,张帮却是毫发无损,他的武功内外兼修,具有强大的打击力、和穿透力,顺利夺得了比试头名。

选拔赛结束后,张帮独自在台上演练了一套刀法,这本来不列入赛试之中,应该是曾国藩私下安排的,目的就是公开突出张帮的形象。

张帮以纯熟精湛的刀法路数,强有的功力修炼。演练时,刀法如行云流水,刀速破空之声呼呼作响。刀光滚动缠身护体,与刀影交织成网,以进退、横竖、正斜、点刺、挑拨等实用动作为主。刀法中融入了剑法与枪法,刀重力沉,全场看得无不赞叹,上千官兵连连喝彩,掌声如雷刺耳。

张帮将整套刀法演练完,收势时以刀代剑,金鸡独立,竟然作出一式‘仙人指路’的剑招,平稳直立在赛台中央。他最后以一套刀法,展示了他强势独有的实力。而这次选拔出的精锐将士,随后渐渐就由他所统领。又因曾国藩加以提拔,凭借自己的实力,在入伍一年后,担任了一个空前的特殊专职。

曾国藩将选拔出的优秀精锐,编成了一个‘特别巡查队’,张帮即是头领。没过多久,曾国藩来到了“特别巡查队”军营,正式宣旨给四十位胜出者,授予了将官军衔。为了服众,张帮暂封为将军军衔,特别巡查队也被正式命名为了‘大疆特别巡查军’。而‘张帮军’、就是其他人对这支巡查队的简称,并非官方封赐。

此后,张帮带领着手下的数十高手,镇压、屠杀了许多反清义士,同时也冤杀了不少的无辜百姓。

当然,这些手段都是、慈禧老佛爷身边的红人、朝廷第一个汉人大臣曾国藩所策划。慈禧太后觉得满清朝中,无一人能与曾国藩这样的辅佐大臣相比。

就这样,慈禧利用汉人的力量,来镇压汉人的反清起义,稳保满清皇室江山。但是,同样也大大削弱了清政府的力量,朝廷的汉将也随之增多。曾国藩屡建奇功,更加深得西太后的信任。

于是,曾国藩在一次上朝时,又当着满朝文武百官,将自己的部署进一步的推向了高潮,满朝文武大臣无一反对。

这样一来,张帮带领的‘特别巡查军’,在当朝百官面前,更明显透露出特别巡查军的实质意义。张帮从将军又提升为大将军,并给予他通缉、追查、捉拿反清行为的权力,这一年他才二十二岁。

张将军领着表面上只不过几十人的巡察军,却遍及我国整个北方。专杀反对满清统治的义士。只要有可疑迹象,即可先杀后奏,没几年张帮便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。

曾国藩策划的这支‘大疆特别巡查军’,就像一支利箭,随时都会插入义军心脏。

慈禧太后更加欣赏张帮的忠诚和才干了。但她对曾国藩放心,却对张帮有所提防。知道张帮这样的人,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,难免起有野心。太后不是怕张帮功高盖主、夺取满清基业。而是怕张帮的声威日益增强,有朝一日不顺心于他,起了反叛之心,反而成为清廷的肉中刺。

于是,慈禧召见了曾国藩,将自己的看法与曾国藩商议,说张帮为朝廷立下了无数奇功,家人当有资格受到朝廷的护有,一切由朝廷供养。这样实则是软禁他的家眷,就能将张帮攥在手中。当然,为了让张帮不起疑心,由曾国藩出面,亲自去了张帮的老家河南,将他的家人接到了京城。这样张帮回朝复命时,就可以在京城与家人团聚。

张帮的家眷接到京城后,将其居住的周围,安排了守护人员,说成是为他家眷的安危着想。

目前这样,对张帮来说,他并没有考虑到,将自己的家人接到京城有可能是软禁。因为他知道朝廷是在重用自己,让父母过上好日子,相反他还很欣慰。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贫困的家境。

现时的张将军,根本没有反叛之心,所以他意识不到软禁自己家人一事。想到在一个穷苦人家出生的孩子、到了如今的地步,是多么不容易。他感觉到朝廷对他的重视,就想更好的表现自己。处处都与对付五龙镇‘四方客栈’一样,可说是无中生有、虚造声势,这样来给自己创造‘丰功伟绩’。

一年以后,就是张帮升为将军的第二年。曾国藩与张帮密谋,回到家乡一带,再次召集武林高手。张帮化为普通人,秘密联系到在少林寺一起习武的师兄弟们。他向师兄弟们大肆吹捧了朝廷是如何善待将士,特别是重用身怀武功绝技的人才。清政府又是如何强盛,只有朝廷的将士,才是国家政府的军人,辅助朝廷才是唯一的出路,不要做井底之蛙,甚至无谓的牺牲。

张帮在少林寺十年之久,结交的这些俗家弟子,前前后后都已功满出寺,都没有如愿的生存之道,生活颇为失意。与佛无缘,都想今生今世有所名利,找一份工作,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随心如意。

进入少林寺的门规是:除了道德修养、和确定家庭住址之外,传授这样的有志少年,不仅是发扬少林武术。更需要在社会上、民间、江湖中,主要作用就是帮助、需要帮助的人和事,发挥武术的正能量。

传授武功时,寺院还会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及优势、特点,选择练习不同的武功绝技,这样往往能事半功倍。

张帮入寺前后的一年间,进入少林寺的共有二十多人。其中武功较高、而且与张帮交情深厚的有:陕西西安的孙郁卓,山东来的梁超。他们都是有背景,有根有底的人介绍而来。此二人腿骨粗壮肌肉发达,适合练习七十二绝技中的‘铁扫功’;郑宝、郑贝是一对孪生兄弟,河南人。臂长胳膊粗,天生手指根部粗壮,指尖细小。这样的指力强,指尖细,成竹笋形。作力点小,穿透力强。适合练习七十二绝技的‘龙爪功’和‘鹰爪功’;王天云与徐江就是本地人氏,家就住少室山下不远处。他二人前臂发达,而且肩关节灵活度超出常人。最适宜练习七十二绝技中的‘铁臂功’。

这几人选择的功法,可单练可合练,组合性练习的特点是,倘若遇到最强对手便可双双齐上,这样攻击性和杀伤力强于数倍。也可同时攻防,一人虚攻,一人实打。这几个人除选择了、符合身体特点的绝学而外,还练有其他绝技,而都是十年以上的功龄。

这次张帮回到家乡河南、及湖南一带,找到当年在少林寺,一起练功习武的师兄弟。他很走运,比先前想象的结果要满意,成功地说服了他们。同时,还另招收了几名精干壮士,都是武功高强人选。

回到朝廷,张帮征召有功,太后大喜。而张帮请求将征召而来的师兄弟,编入自己的“特别巡查军”中。所以,张帮的特别巡查军又增添十二人,由四十人增加到了五十二人。张帮师兄弟的加入,巡察军如虎添翼,更加气势凌人。不但个个武功一***明干练,而且成为骁勇善战、自动灵活布阵的奇兵。对外,张帮军巡查的范围再次扩大,从山东的曹县、郸县、聊城、莘县等;河南的商丘市、谓县、长慎、濮阳等;江苏的斗县、沛县、徐州市等、;还有山西与北京交界处、石家庄一带,其中包括周县和开平县等。五龙镇就属于开平县管辖。

有些地区离京城颇远,及大城市的偏远交界处,有的县与乡镇,都有黑旗军的骨干在活动。已种下星星之火,只待时机成熟,黑旗军总坛领袖一声令下,到时只需点点星火就会燃烧成火海,覆盖天下。

张将军所率的巡察军,对各地揭竿而起的组织,起到极大的破坏性。而且与反清毫无关系的青壮年、或习武之人,都遭受到莫名其妙的灭顶之灾。

这次在开平县五龙镇的‘四方客栈’,就是典型之一。在短短的半个时辰内,张将军围杀了整整七十余名无辜百姓。以弓箭射杀为主,连三位带着孩子的妇女、和两名儿童都死于乱箭之中。几乎无一活口,在收尸时,还有一丝气息的,都被再以刀刺,彻底了结性命。

张帮军在五龙镇待了几天,离走后又向地方政府,下达长期通缉刘五的命令。

因为他是朝廷封赐的大将军,慈禧老佛爷欣赏的人,曾国藩手下的得力大将。他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,直接下令县衙、及乡镇,并施有威胁性的号令,足以看出他的淫威权势。

巡察军离开五龙镇、随后去到开平县,又在开平县待了两日,给开平县县令赵旭施下了压力,要将通缉刘五的案件,作为本县的头等大事来抓。必须尽快在短期内,抓获反清贼子刘五。开平县现在的赵县令,就是吉银宝任县令后,又新调来的县太爷。

张帮一再要求赶尽杀绝,这里面还存在一个主要因素。就因陈贵山在‘四方客栈’,用半截木杠,击伤他的额头部,肯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。他的巡查军成立数年,从未在脸面上挂过彩,太伤透面子了。

陈贵山已死,已无意义与一具尸体出气,自然就将恨意施加他爱徒刘五头上,以公事为名,顺理成章通缉刘五,以解心头之恨。岂不是公事私仇一起报吗?刘五带着师父的遗孤死里逃生,一切都看他的造化了。

再说一说周县,周县与开平县是邻县。县令胡顺奇才疏学浅,早年与当地的赌场老板一起做黑生意,赚了很大笔钱。当时的他只是一个商人,没有一官半职,为何几年后就成了县令了呢?

必须出头说起,几年前,胡顺奇与宗海棠共同开起妓院和赌场,而且还暗中做大烟买卖。当时的沈县令警告他多次。他二人并没有松手,只是在风声紧时有所收敛。张帮在开始两年,每到周县都要停留几日,就去赌场与妓院寻欢作乐、度日消遣。

妓院老板胡顺奇狡猾得很,认准张帮是身居高位的大官。张帮每次去妓院,都给他介绍最美的头牌,在赌桌上也是故意输给张帮。一来二往,两人臭味相投,很快就彼此信任起来。

由于嫖、赌、甚至贩毒,都是触犯大清律法的。张帮知道内情后,用了阴险的一招,反将胡顺奇介绍到沈县令身边,就在县府任了一个办事员,在名义上已将妓院转让给了别人。当时的沈知县哪敢反对张帮的意思,就强忍心头之恨做了个顺手人情。

两年后,胡顺奇不断往上爬,很快坐到师爷的官位。这时,胡顺奇的掌控权势,随着增大,包括妓院、赌场这些方面的执法管理,都由胡顺奇直接监管。

其实胡顺奇的提升,大大减轻了沈县令的压力,要是朝廷查将起、胡顺奇的违法犯罪行为,他身为师爷,也可说是监守自盗。责任也是在于他自己身上。

又一年后,沈知县的上司靠山,知道洲县有张将军参与混杂,其中厉害关系难以想象。就将沈县令调往别处。

所以在仅仅的三年,主以张帮的原因,胡顺奇就从一个平民百姓,顺利蹬上周县新任知县。

胡县令上任后,这个赌场老板宗万棠就更有靠山了。不过对于宗万棠来说,当年合伙做生意的胡顺奇、现在成了县太爷,成为了朝廷命官,自己仍是平头百姓。每次通融办事就没有以前那么自然了。当了官就有了官架子,说话带官腔。

不过,胡县令与宗万棠之间,相互都有违法犯罪的把柄握在对方之手。胡顺奇现在尽管是县令,但还是不敢过分得罪宗万棠,仍然还要给与几分面子。而如今结党营私、官商勾结,却是日趋猖獗。

这样一来,五龙镇的上、下两个县,就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。张帮巡察路过洲县时,县令胡顺奇是处处讨好上贡。而如今开平县县令赵旭,与上前任县令陶元理一样,却两袖清风,任官多年,到现在仍是个贫寒官。清官所关注的是民不聊生,哪有什么东西行贿于张将军。

张将军眼里以名利为重,赵知县不上供,张将军在朝廷没有少说他的坏话。由于赵知县是汉族人,家住湖北、黄彼县人。开平县百姓很尊重这样的父母官。这样的官,无论多么有智慧和才能,也没有人在朝廷中,给他说一句好听的话,哪有提升官位的可能。虽有贪官污吏说他坏话,但也拿不出他犯罪的事实。虽然是个七品知县,在开平县任职多年,深受百姓爱戴。

在这些年里,像张帮这样的国家要员,无中生有,趁天下动荡时,滥施权威,浑水摸鱼。许多基层官员也一样,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把自己搞得坐立不安。都作了多种打算,走一步看一步。大事来临,谁胜谁败就可跃身一变。

而如今天下百姓,反对清政府的阶级、民族压迫。上朝廷、下百姓,谁都得罪不起。结果不是奸臣妖言惑众、引得满族灭门之灾;就是义军四起,推翻满清统治。

五龙镇雄龙山‘水火拳’武馆的掌门人陈贵山被害后,张帮将他定罪为反清领袖,他的徒弟刘五自然也不例外。计划以陈贵山夫妇的尸体,引诱他夫妇二人的亲人,予将一网打尽。

张将军的阴谋无成。就在‘四方客栈’出事后的第三天,官兵扑向雄龙山‘水火拳’会馆,企图抓捕会馆其他成员。不料,会员们早已得知消息而散去。其余在雄龙山的,都是一些老弱病残。官兵实在找不出理由来、说这些农夫是反清人士,只能将‘水火拳’会馆封锁,随之会员们也就成了盘散沙。

四天之前,雄龙山水火拳会馆、还是一片热火朝天,声势惊人。一下子偌大的武馆,却变成了无人进出的空房,显得格外凄凉。

陈贵山与李红帘夫妇之死、和即将出生的孩子,都一起被害。对陈贵山的父亲陈立洪打击十分甚大,他本年龄倘高,儿子儿媳、和孙子的死让他陷入无限的悲痛。从希望忽然逆转到绝望,长月累日忧伤成疾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很多时候卧床不起。身边的人劝解他说:“陈大伯,事实就是事实,人死不能复生,不是因为你的忧伤,能换回亲人的复活,自己要保重才是。”其实,任何人到了陈老伯这种忧伤程度,都很难解除心中郁结。

就在陈老掌门生命垂危时,叫来了二弟陈立全,并对他说道:“二弟,‘水火拳’是父亲用一生的精力所创,可惜我命不久矣,发扬‘水火拳’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这是我们陈氏兄弟的希望,也是陈氏家族数辈人的骄傲。三弟这人,住在蒋家,这件事是不可能指望他了。

陈老掌门又吩咐道“二弟,以后找到合适的人选,就重整武馆。贵山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死在娘胎里,他的徒儿刘五这孩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这‘水火拳’要指望我们陈氏之后,怕是难办了。再说那秘籍也在贵山手里,他这一走,还有谁知道秘籍的下落呢?以后最好是要找到流有陈氏血脉的人,方能立为掌门。万一不成,也要与陈氏有渊源的作掌门人。二弟啊,一定要谨记?”

陈立全见大哥如此悲观失望,对即将要离去的大哥,感到十分心痛。为了满足大哥的要求,此时他僵硬的脖子使劲地点了点头。

陈立洪将事情交代后,没过多少天便悄然离世。这是第二代掌门人,也算是‘水火拳’的半代宗师,就这样离开了人世。

然而他的‘水火拳’哲学,却非常利于人们的身心健康。最不幸的是陈贵山接任三代掌门,只有几年之久,便被张帮所害,并且去世于他父亲的前头,整个背景却如此悲戚至极。欲知后事如何?请看下回《倾心迎得君归来人生难测成与败》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