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重生之魏氏庶女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5:19:31

重生之魏氏庶女 连载中

重生之魏氏庶女

来源:落初 作者:疆芜阿飞 分类:言情 主角:魏楚欣庄子 人气:

《重生之魏氏庶女》作者:疆芜阿飞,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魏楚欣庄子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本来是双腿尽断被丈夫遗弃在园子里的残废。不曾想天降好火,让她重生到十三岁那年冬天。一切尚未开始,老天爷还赐给了她一枚能力非凡的指环。从此靖州魏氏女开启了新一世的逆袭之路。侯爷当丈夫,郡主是朋友,日子越过越好,钱财越赚越多。但当按照指环上的指示救下一个个上辈子身死之人后,一盘早就被动了一子的棋局渐渐跃然眼前……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魏家的家规在那里摆着,一不许碰娼,二不许沾赌,有违背其中任一条者,即刻撵出府去,永不再用。

玉红被魏三鹏毫不留情的推了个趔趄,她站稳了身子,脸色陡变,冷哼了声,对着魏三鹏那一张尖嘴猴腮的脸就提高了嗓门“哟,现在装成正经人了,谁昨天晚上猴急的抱着我就……”

话说了一半,魏三鹏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,玉红先是感觉眼前一黑,再就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魏三鹏平日里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此时因怒意而涨得发红,他拿手隔空点着玉红脑门,怕外面人听见又刻意压低了声音:“平日里给你惯的,再敢给我多一句嘴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玉红见魏三鹏真生气了,手捂着脸愣在原地,哭也不敢哭,喊也不敢喊,只得又拿起平日里哄人的那套,带着哭腔,低声下气的哄魏三鹏,“鹏哥儿,别和红儿生气,刚才都是红儿不好……”

魏三鹏眼睛瞟了下玉红,想到玉红平日里侍奉他还算尽心,便清了下嗓子,缓了缓语气,低声说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,现下这庄子里还没人知道。要想在庄子里跟我过安生日子,平日里就收敛一些,别涂脂抹粉,穿红着绿的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以前的营生。”

“特别是老爷和大公子来了之后,你更是要安分守己,那些在私底下说的混账话,做的亲密事,万不可在人前去提、去做,你可是记住了?”

玉红如忘了疼般的,马上笑靥如花起来,张口保证:“鹏哥儿,你放心,我都记住了!”

魏三鹏心情这才好了几分,抚了抚玉红肩膀,怕再被人瞧了去,魏三鹏抱着玉红往里屋走去。

男人四十,经历正盛。掩好了门,两人温存了好大一会,魏三鹏才终于餍足。

等事后,玉红窝在魏三鹏怀里微微娇喘时,魏三鹏才猛然想起来还有一事未了。

魏伟彬来庄子必是要见魏楚欣啊!

可魏楚欣在庄子里吃穿用度是有多差,哪能让魏伟彬瞧去,看来得在魏伟彬来之前,着人收拾一番才行。

“鹏哥儿,你想什么呢?”见魏三鹏皱眉,眼睛看向一处,半天不说话,玉红白皙柔软的胳膊复又环住魏三鹏的脖子,娇声问道。

魏三鹏拿手轻捏了捏玉红脸蛋,一边欣赏着玉红那白里透着红的皮肤,一边说道:“明儿个一早,你带上些精巧的摆件,好衣服,好首饰什么的亲自给三小姐送过去。”

“这是要做给你们大老爷看?”

魏三鹏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,转过玉红的脸,换到另一侧摸了起来,一边摸一边说:“顺带着说些软硬兼施的话,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,让她自己心里最好都有个数。”

“这嘴长在她身上,她要想告你的状,谁能拦住!”玉红语气中满是看好戏的架势,要知道,刚才魏三鹏打她的那一巴掌可着实是下了狠手的。

她玉红虽出自烟花之地,可也没下贱到任魏三鹏打骂而还能心甘情愿服侍他的地步。两个月前,她勾引魏三鹏不过是想借他脱离窑子里那昏天黑地的地方,现下既然出来了,终有一天她会送魏三鹏一份大礼,以还夜夜服侍魏三鹏的恶心经历。

“她没那个胆,”魏三鹏满不在意的一笑,“这丫头片子九岁就住在庄子里,平时不管受什么欺负,都不吭声。你想想要是她知道告状,还能在这里受这些年白气,不早想办法回府里去了!”

“那可不见得吧,上个月来讨米的姑娘就是她吧?”玉红抬眼看了看魏三鹏,见他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冒着亮光,在心里呸了一下,男人这个眼神里代表着什么,玉红再清楚不过,魏三鹏这个好色之徒,这可还真是吃着锅里的望着盆里的。

玉红沉住气,又道:“你们三小姐出落得还真是漂亮,嘴也怪伶俐的,几句话就说得你乖乖给了大米,还懂得审时度势,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!”

“那倒是,比你清白!”回忆起魏楚欣的长相来,魏三鹏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他挺长时间都没见魏楚欣了,不想现在的魏楚欣出落得这般俊俏,还当真应了那一句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!

婊子也好,戏子也罢,被人明骂暗讽都是家常便饭了,玉红早都听习惯麻木了,此时忍住嘴角的那丝讥诮,笑着问魏三鹏:“那鹏哥可是存了心思?”

“什么心思!”魏三鹏一下子坐了起来,假装作没听明白。要知道他在魏家再风光也不过是个下人,魏楚欣再落魄也是名副其实的主子,就是借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打魏楚欣的主意!

“我就这么一说,瞧把鹏哥吓的!”玉红也顺势起来,“就是感觉那姑娘怪可怜的,身为小姐却受尽白眼,你就不能对人家好点。”

“我要让她过的好,大夫人就不会让我过得好!”魏三鹏一个转身,看着玉红笑了笑,“行了,不提那些个,谁好也不如你好,也就你能让我这般舒服,等今年收秋,风声不那么紧了,就扶你做正房……”

第二天清早,魏楚欣和张妈妈在屋子里吃饭。

发黑的粗制瓷碗里装的是白粥咸菜,两人面对面坐着,魏楚欣拿筷子慢慢的拨动着碗里的稀疏米粒,有点漫不经心。

循着上一世的记忆,今日魏三鹏的小老婆该带人来送东西了。她父亲魏伟彬芒种过来,魏三鹏平日里就是再苛待她,这段时间也得把她当做主子侍奉。

这时从外面传来男女的说话声,其中玉红的声音尤其清晰。

“三小姐在屋呢吧?快把东西抬进来!小心着点,可别弄坏了!”

两人将玉红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。张妈妈有些疑惑,抬头看了看魏楚欣,见魏楚欣如没听见一般,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,禁不住唤了魏楚欣一声。

这时玉红已经带人进来了,身后跟着两个汉子,四个婆子。两个汉子一个抬着屏风,一个抬着小几,四个婆子每人怀里都抱着一堆东西,进屋后一点都不拘谨,如到了自己屋子一般,一个个手脚麻利的就开始拾掇。

张妈妈见状,赶紧放下筷子,站起身来,走到玉红身边,笑着说道:“红姨娘今儿怎么有空过来?”

一面说着,一面打量着正在收拾屋子的几个人。这架势从前也有过,三年前老爷来庄子时,魏三鹏也是派人折腾了一番,后来人走了,东西又都原样搬了回去。

张妈妈性格温和,说话向来有分寸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这边玉红笑了笑“这说哪里话,三鹏让我过来给三小姐送些东西,三小姐可得收着,莫要嫌弃才是!”

魏楚欣撂下筷子,转头看向玉红,微微一笑,“红姨娘说笑了。”

一丝微笑在嘴角停留片刻,就被魏楚欣收了回来。看着玉红年轻美丽的样子,魏楚欣心中徒生些惋惜。谁能想到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,上辈子竟会被塞到猪笼里,沉池而死。

原因是玉红偷了魏三鹏的银子打算逃跑,结果被魏三鹏抓了现形,魏三鹏要了她的命。

还真是奇了。玉红见魏楚欣竟然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被个落魄小姐怜悯,玉红心里一个冷笑,抬腿走到魏楚欣身边,含着些刻意的笑意,带着点挑拨的语气,说:“鹏管事对三小姐这般的好,等老爷来了,三小姐要多替鹏管事美言几句才是呢!”

这话,上辈子玉红说过。

魏楚欣勾唇,“确实呢。”心里万分讽刺,面上却能做到无害一笑。替魏三鹏美言几句?好啊!

玉红也一笑,见魏楚欣对于她的故意挑拨不为所动,她顺手拿起魏楚欣放在桌子上的粥碗,轻轻晃动了几下,里面清汤寡水,有几粒米都能数过来,嘴角不经意间上扬,略微弯腰,压低了声音,用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:“魏三鹏苛责三小姐这么些年,三小姐就不想扬眉吐气一次。”

玉红声音讥诮,清浅的挑拨:“在魏家,到底谁是主子,谁是仆人,怕是要分不清楚了呢?”

魏楚欣记得,这话,玉红上辈子也说过。只是当年她却没有回应。

玉红说完,就直起了腰,看着魏楚欣,等着她反应。虽才见过两次面,可凭玉红识人的本事,她看魏楚欣并不像魏三鹏说的那样是个认人揉捏的软柿子。她就不信了,魏楚欣就真甘愿一直在庄子里受苦受气,待一辈子么!

魏楚欣又是一笑,笑得意味深长。在她还带有些童稚的脸上表现出来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她抬头,和玉红对视了有那么一会,收回笑,坦然自若的说:“想又如何,红姨娘说,我肩单力薄,能拿魏管事如何?”

玉红听后,面上不动声色,只眉角轻轻上扬,提了声音,说给屋子里面的几人道:“你们好生收拾着,我陪三小姐出去走走,一会回来验工。为三小姐拾掇屋子,谁要是敢马虎含糊,仔细你们的皮!”

魏楚欣依着玉红的话,起身要和玉红往外走,张妈妈在后头见了,也要跟着出来,谁都知道魏三鹏新说的小姨娘嘴皮子厉害,张妈妈有点放心不下,怕那玉红说什么难听的话欺负了自家小姐。

“张妈妈,你就别出去了!”见张妈妈挪动着步子要跟着出来,玉红当即发话给阻止了。

张妈妈被说的一愣,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,进也不是出也不是的,最后还是魏楚欣开口,安慰一笑,“妈妈,你进去帮着收拾一下吧,屋子里闷热,我和红姨娘出去透透气。”

草房外,绿柳掩映,清风拂面。

……

“就这些?”魏楚欣说完,玉红有点不信。

“就这些。”知道玉红会是现在这个反应,魏楚欣点了点头,笑着补充一句,“希望红姨娘不要留下马脚。”

“我这里,三小姐自可放心。”玉红点头,言笑晏晏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