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雏凤清吟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5:28:40

雏凤清吟 连载中

雏凤清吟

来源:落初 作者:蒋颜如 分类:言情 主角:寒兰侯 人气:

《雏凤清吟》由网络作家蒋颜如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寒兰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精彩内容如下:她,才出生便冠上了刑克冲害的恶名,灰溜溜地被赶去了下乡,以为是个种田的。一不小心却成了首富。别人是宅斗,她竟是闺斗。终于斗完了,该扬眉吐气了。好吧,宫斗又开始了。他说:“犯你,便是犯我,更是犯天下。”她说:“我不要天下,只要稷哥哥。”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2NAI奶说:“吃宴便是好个热闹,便是酒也能多喝几盅。”

侯夫人见上来了一碟葱炝羊肉片儿,便说:“你2NAI奶最爱这个,赏了她下酒吃。”连枝忙拿着葱炝羊肉片儿的小碟子送到了2NAI奶高几前。

2NAI奶喜滋滋地站起来谢过了侯夫人:“谢谢娘,记得媳妇儿爱吃这一口。”

二位大奶奶都看着她笑盈盈地。

侯夫人看一眼2NAI奶身上的缕金百花穿蝶杏红色刻丝褙子,头上点翠牡丹华胜华光流彩,挽着累丝双凤簪珠髻,色如朝霞,面似芙蓉:“娘知道你爱吃,更知道你是个爱打扮的。”

2NAI奶听了不由得脸上飞霞,嘟着嘴:“娘,不待这么埋汰人的。”

大奶奶接着说:“还是个要强。才这么点功夫便能整治出牡丹宴来,可见是个能干的。这个蜜汁芙蓉鸭脯丁也是2NAI奶爱的,赏了她吃。”

樟姐儿抿着嘴儿笑着看她娘。

2NAI奶更得意了:“今日还得簪牡丹,才不辜负了这牡丹宴。”

侯夫人可惜道:“可不得糟蹋了这仙姿玉骨似的花儿。”

“二弟妹爱俏,大伯娘便应了她。您瞧瞧她这身打扮,不知道她管的那个针线房假公济私了多少回呢,您便应了她的爱打扮,也不枉担了这个名声儿。”连大奶奶掩着嘴角,眼睛弯弯的。

2NAI奶斜睨着她抿着嘴儿:“连大嫂子不待这么说的,一会儿娘准招人来抄了我的箱笼,明日儿回娘家没有衣服穿,我可是不依的。”众人大笑。

“都是你大嫂惯得你,多大的人了,忒爱撒娇。”侯夫人也笑得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亲昵的话语,可见平时也是个受宠的媳妇。

樟姐儿看着祖母迷惑着:“还簪花吗?孙女儿可是看好了那朵葛巾紫呢。”“簪,簪,若是不簪,祖母怕是接下来没得衣服穿呢。”

真个是暖阳和风,娇语俏声,笑语晏晏,其乐融融。

二***丫头胭脂捧着一个大荷叶式的白玉盘子来,上面浅浅的水养着葛巾紫、黄花魁、满堂红等七八朵牡丹。

各自的丫头们比对着主子身上衣服的颜色,选了花,簪在了鬓边。

一时花颜映霞,玉面泛春。真是富贵花开满庭芳。

簪了花,二***大丫头胭脂,将侯夫人赏的葱炝羊肉片儿布到了二***碗中,2NAI奶伸着乌木双镶银箸轻轻夹起,放入口中。

忽然,2NAI奶皱了眉头,紧接着更是捂着胸口将羊肉片儿吐了出来,而后不断的干呕着。

这边二***丫头胭脂、芙蓉急忙上前服侍着主子,那边侯夫人急急地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的。可是东西不干净?”

听到东西不干净,大***大丫头寒兰不由的心中一紧:管着厨房的是陈贾氏,大***陪房,丈夫五年前便去世了,一个人无儿无女的一心伺候的大奶奶,若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因为厨房出了问题,这2NAI奶怕是要不依不饶了。

寒兰正忧心着,只听得大奶奶慢条斯理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怕不是有了吧,闻不得这个味儿了。”

侯夫人瞅了一眼2NAI奶,见她不声不语地隐隐有着喜色,不由地嗔怪:“可不是,怎么好好的就这样了。难不成你心里头没个数?”

2NAI奶红了脸,低低地说:“怕是吧。”

于是侯夫人大喜,又一叠声的吩咐:“请太医,请秦太医来。”

一边吩咐身边的丫头,有些嗔怪地说:“快撤了她的桃花酿,多大的人了,连这点子数都没有。”

接着又十分关切地问2NAI奶:“现在可好些了没有?”

见2NAI奶点了点头,连大嫂子赶紧圆场:“刚才都说魏紫花开是祥瑞,这不立时就应了嘛,可见这孩子是个有福的,会挑时候。”说得侯夫人不住地点头。

大奶奶闻言微微凝神,2NAI奶却高高翘起了嘴角,樟姐儿则双眼亮晶晶的。

于是喜滋滋赏罢仙姿幽芳赛贵妃,乐颠颠只待秋末冬初好消息。

在侯府西路的茗昇院里,三奶奶穿着半旧的松绿色家常绫袄坐在明间的酸枝木交椅上,听着丫头珍珠细细的回禀。半晌才懒懒地应道:“知道了,你且下去吧。”

祥瑞?也不想想这也是公侯之家所能言及的话语。

没事时皆大喜欢,等有什么事时,这些都是能被人拿来病垢的罪据。

自己虽是庶出,但自小便在嫡母跟前长大,嫡母淮阳伯陈夫人也曾经谆谆教诲:谨言慎行,为善勿恶!

“这人一旦得意了,便忘记了但凡祸事皆从口出的道理。”三奶奶望着中庭的两棵石榴树自言自语。

侯夫人赏罢了牡丹,才回到慈元堂就听见景德堂的丫头春兰来报,说是大奶奶受惊吓要生了。于是赶紧地又扶着莲碧赶去了看大奶奶了。

而此刻,躺在片子床上的大奶奶已经昏迷不醒了。

自听见底下婆子议论她的两个儿子是被人所害,她一时气息不稳,腹中剧痛,半昏半醒被丫头婆子们抬回了景德堂后就流血不止,似要生产的模样。

请来的张稳婆、李稳婆查验了几次,大奶奶宫门都未开,血却流个不住,心里着实慌张,只得禀告侯夫人,若是再不能生产,这血一直流下去,大奶奶和孩子怕是十分凶险。

侯夫人一听也着急了,世子都快三十了,却没有后嗣,原本是有两个孙子的,如果还在的话长孙都快九岁了,可怜老天不开眼,一场天花生生夺去了他们的性命。如今可是怎么办好啊?

侯夫人急得团团转,却没有什么主意,在她身边伺候的蔡妈妈见了,赶紧提醒她:“夫人,方才不是说要请了秦太医给2NAI奶看喜脉吗?或许这时候已经到了吧?”

侯夫人这才定下神来:“对,对,快去请秦太医来。”

栖霞院的2NAI奶正满脸喜色,春风得意地打赏秦太医,来请他的丫头到了。

听春兰说大奶奶有些凶险,也随着秦太医去了产房。

一碗催产的汤药喂了下去,大奶奶压抑的呻吟声传出来的时候,侯夫人松了口气,赶紧拜了天地:“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啊。”

只是大***产门开得有点慢,痛苦地嘶叫了一天一夜,才在次日的亥时时分有了生产的迹象。

可怜两个稳婆也是辛苦万分,正待松一口气的时候,一旁的李稳婆忽然:“啊呀”的一声赶紧又住了嘴,张稳婆听见不由得心中一紧,立时仔细地查看了。两人对视一眼后,张稳婆急急出了暖阁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