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秦小猪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5:33:32

秦小猪 已完结

秦小猪

来源:落初 作者:深水木犀 分类:言情 主角:秦樊大郎 人气:

《秦小猪》作者:深水木犀,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秦樊大郎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秦小猪是个强大的万精油技术宅,  会吃会卖萌  可是没想到穿到女尊后,  变成了文盲一个  追求的帅哥也早定了亲事,  诸事不顺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看前文也知道,秦小猪是个拿钱不当钱的人。有钱花钱,没钱就回家找老爸老妈蹭饭。也没啥经济头脑,她其实不知道这四两银子是什么概念。只想着,这钱是和樊家兄弟一起赚的,家中是樊大郎管家,樊二郎管银子,是以每日茶馆结了钱,她便只管交给樊二郎收着。

二郎也不推辞,收了她一堆散钱,直到昨日才去镇上兑了整银子。

回来后,樊大郎便叫过秦小猪来,叫二郎给她银子。秦小猪不知这是何意,樊大郎便给她说:“你到底是女儿家,怎可身上不放些银钱。临时有什么想买的,衣帽鞋袜上有什么要添置的,我们一时想不到,你身上有钱,买来也便宜不是。”

樊大郎说着说着,就看二郎笑,他是想起听二郎说:头回去镇上,秦小猪看什么都想要。

樊大郎的本意是:秦小猪一个单身女子,自己兄弟到底和她非亲非故,没道理把她赚的银子,一直放在自家这里收着。莫说恩情什么的,救人的时候,原就没打算从中分得什么好处。

如今这人落魄住在自己家里,赚了钱一股脑全交给二郎。想买个小玩意哄孩子,身上都没钱,难免面子上尴尬。怕她因此有了心结,嘴上不说,日子久了心里也会有些不自在。

秦小猪哪有这么多心思。

她虽是宅人,可也不是不需要购物。固然选择恐惧症让人头疼,可架不住这古代各种玩意着实新鲜。又想到在镇上看到过哪些好东西,当时喜欢又都没买的,心里便跟猫抓的一样。

越听眼睛越亮,连二郎拿眼瞪她也没看见。她还记得锦儿也有好些东西想要,听了一半话,就央樊大郎明日放锦儿半天假和她同去镇上。樊大郎见她高兴,便也顺势答应了。

次日一大早,秦小猪和锦儿两个,又出门招呼了一群小鬼。借了二婶家的牛车,几个人就自己赶了车,去镇上去散钱了。樊二郎撵着她们后脚跟出了门,拉着锦儿私下嘱咐道:“锦儿你给我盯着那小猪,可不许她乱花钱。记得早些回来,别把身上银子都花光才舍得回来。”

牛车走到半路上,秦小猪猛地想起镇上的流氓来,不禁面有愁苦。锦儿见了,问明缘由,便说:“我们人多,不怕的。”

狗丫也道:“小秦姐,要是他们敢再来,我们几个帮你揍她。”

秦小猪听了这话,又看看自己这里人确实很多,觉得心中宽慰。在女尊呆久了,也滋长出几分豪气,便道:“正是如此,见不到便罢,见到就揍得她们满地找牙。”

一行人高高兴兴地到镇上,秦小猪手里有了银子,又没樊二郎挟制,爱买什么买什么,一群孩子前呼后拥,真是Chun风得意。

人人手里都不落空,有吃糖人的,有吃烙饼的,有吃肉馒头的,有吃糖球的,也有拿着风筝泥人布老虎的,锦儿先前还记得樊二郎交代的话,后来自己也吃得高兴,就把这事全抛到脑后去了。

秦小猪带着丫头们,从城隍庙吃到西街,怀里还揣着糖炒栗子花生糖。后来看到成衣铺子,想起或许该买些衣服鞋袜,便领着众人涌进去铺子四下看。

秦小猪自己也做过汉服,勉强算是对古装有些见地。如今看来看去,满铺子衣服竟是没有一件合心意的,大伙咋咋忽忽评论一阵。一群人最后啥也没买又都退了出来,气得看店的老板娘鼓着腮帮直瞪眼。

出了成衣铺子,又逛了一会干果铺子,买了些果脯几人分了。正吃着高兴,见前面远远三人过来。细眼打量,可不正是那日的女流氓。吓得秦小猪几乎就要拔脚就跑,奈何一时脚软迈不动步子。

锦儿也见过那几人,便对狗丫她们说了。狗丫是在村里横着长大的,向来天老大她老二。好在她老娘对她管教严格,下手打孩子从没手软过,这才没长歪。

她为人护短又讲义气,遇到本村孩子和外面的人有了冲突,常是帮亲不帮理,为此村里孩子们都敬她。又因她生的人高马大,动起手来,跟她老娘一样手黑,村里村外小丫头们再没有不服的。

平日她没少吃秦小猪的吃食,早把亲小猪归到她的势力范围内了,如今听说就是这几个瘪三让秦小猪吃过苦头,便要冲上去揍人。

秦小猪心里害怕,定定站在街当中不敢动弹,要多醒目又多醒目。那三人也看到了秦小猪,见她被一圈孩子围在当中,并不把锦儿、狗丫她们放在眼里,摇摇摆摆地贱笑着挤过身来。

一个道:“呦,这不是那位泼辣小子家的小娘子吗,怎么今天敢一个人上街了,不把你家小哥带来,莫不是心疼姐姐,怕姐姐挨你家小子骂啊?哈哈哈哈。”

另个就说,“这果然是个小娘子吗,我怎么看着是个俊俏小哥呢。”

说着几人就要上前拉扯,伸爪子朝秦小猪的脸上摸过去。秦小猪吓得眼圈通红,身子动也动不了。还是锦儿手快,一巴掌把那只探过来的爪子拍飞。

狗丫她们也不含糊,把手里的东西往秦小猪怀里一揣,撸胳膊挽袖子,就上去开打。

按说这属于当街群殴,该有人去报给里正,来个什么人管上一管。但这几个泼皮无赖是常在镇上晃荡的,众人都认识,好些人在她们那里吃过亏。如今又是她们自己挑衅挨打,两边店铺和路人都乐见她们吃些教训,因此并没有人声张。

民不告官不究,里正平日不得已招揽这些破落户。遇事要找她们协助,在一些小事上就不好和她们多做计较。难免失于约束,后来更是想管也管不了了。

现在她们挨打,莫说是不知道,便是知道了,也只会拍手叫好,说声“活该”。是以,这场架打的痛快淋漓。

既是事出有因,众小丫便不算是胡乱打架。也不怕回去后形容狼狈被大人责罚,自有秦小猪去和她们娘老子说去。于是个个都放开手脚,下了死手。三个混混虽是Cheng人,平日也是为恶惯了的,这会架不住小丫头们人多,又都敢来狠的,一时间双方倒打的势均力敌。

场中的两伙人你来我往,一会就有人衣裳刮破了,发髻散乱了,脸上挂彩了。看这位拳风凛冽,那位腿弓了得,个个都是好女子。旁边的瞧的热闹也不闲着,忍不住高声叫好。众丫头听了叫好声,愈发觉得露脸,拳脚更是卖力。

最后直打得三个泼皮跪倒地上连声讨饶,狗丫又叫她们立下重誓:往后见到秦小猪,她们就得退避三舍。便是一时没处躲闪去,也要磕头叫三声NaiNai。

泼皮们起先不肯,狗丫就用拳头招呼她们,说若是不肯也行,见一次打一次,打服为止。泼皮只好应了,磕了头滚蛋。围观众人见了,都道狗丫她们英雄出少年,都是好样的。吹捧一番后,见再没热闹好瞧,慢慢也都散了。

秦小猪经此一役,先是恐惧,后是震惊,再是扬眉吐气。胸中豪气干云,小身板也撸直了,对众小一一致谢。摸摸怀里剩的银子,豪爽地道:“走,我请你们下馆子去。”

小丫头们打了一场架,早饭吃得少的这会都克化完了,肚子正饿着。听了此话都是大喜,推推嚷嚷往路边酒肉馆子去了。锦儿还记得樊二郎的话,想拉着秦小猪说些什么,可众意难违,也只好随着她们去了。

坐下来切了十斤牛肉,二十个馒头。秦小猪说顺了嘴,本还想来点酒水,好在及时想到未成年人不能饮酒。便话音一转道,光吃馒头和菜口渴,叫掌柜的给每人来点茶水。

这个茶可不是茶馆里的好茶,是店家免费供应的自制大麦茶。这种茶用带壳的大麦炒焦,用大锅煮一开就行。最是天然养胃,秦小猪以前自己也做过,喝着熟悉的大麦茶,看着眼前生龙活虎的孩子们,秦小猪觉得古代日子也不错嘛。

最后只有一个问题,银子不够了。秦小猪倒不觉得自己继续穿锦儿的旧衣服有什么不妥,宅人不重视门脸,只要干净舒适就行。也全然不记得,这六两银子还有本钱在里面。只是原本想给樊家兄弟和锦儿,买些东西的,现在买不成了。

秦小猪想了想,干脆剩下的钱都买了布匹,打算回去给大家做衣服。

买了布后,零星几文也给了布店掌柜,央她饶了些针头线脑。果然是银子花光光,这群人才回家。锦儿才想起没完成樊二郎交代的事,抱着秦小猪买的布有些沮丧。

秦小猪以为她担心在街上打架,回家要挨骂的事,便道:“你们是为我打的架,回去我给他们说。我还要一家家谢过呢,保管你们娘都不会揍人。”

又要锦儿抱好布,说回去她要用这布给全家做新衣裳。锦儿听秦小猪说竟是要亲自动手裁剪缝制,她和狗丫几个还真没见过村里哪家老娘们会针线的,不免又是惊骇又是好奇。也就忘了银子的事,和众小一起问东问西。

她们一大早出去,原说午饭前就该回来。结果跑去吃了馆子,拖拖拉拉到下午日头偏西才回到村里。一群人站在村口,秦小猪让锦儿带着布匹还一些零碎玩意先回家,她要去各个丫头家里,给她们家大人打招呼。让她们老娘不要见到丫头们打了架,就不分青红皂白揍孩子。

这么做也有一份私心,秦小猪买了不少不该买的东西,又花光了银子,怕直接回去被樊二郎骂。先让锦儿回去顶着,等二郎多少缓缓气她再回去。

又想着若是待会在别人家里耽搁的久了,哪家一时兴起,留她吃晚饭就更好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